转角“瑜到爱”

今天早上,把放在教室里5年的垫子拿回来了。沉甸甸的背在肩上,想快走,却又走不快。 记得第一次见到老师,是在健身房,教室的墙是玻璃的,特别明亮,路过走廊的时候,看见一个梳着寸头,穿着半袖短裤的男子,盘着腿坐在教室门口的长椅上。我走进教室,铺上垫子坐着等着上课,透过玻璃墙,见那位男子依旧坐在那,眉清目秀,干干净净,不悲不喜,好像在思索着什么,又好像没有,好似这个世界与他无关,周围吵闹的音乐,飘到他身旁的时候就绕开了。他就这样,安安静静地坐着。     有一天,老师邀请我去参加他的迈索尔课程,瑜伽小白的我当时什么也不懂,天刚擦亮就出门了。本来打算就在教室里打探一下这到底个什么瑜伽,要起这么早。“哎,头倒立,我会哎”,“下腰起,我也会哇”。日出的阳光,照进小小的教室,映在练习者的身上,角落里的我,看着他们,好像每个人都闪闪地发着亮光。没有半个小时,就按耐不住了,我也想练习,老师好像会读心术,一眼就看穿了我已经坐不住了,“要么你也跟大家一起,练个太阳礼拜吧”二话没说,说练就练,一下我就站了起来,夹着垫子,铺在了他们中间。就这样,一个不留神,我也迈开了阿斯汤加瑜伽练习的步伐。 后来,老师说他冬天的时候,要去印度练习,印度?!出于好奇心,我向老师发出了一个不情之请,“我一起去行吗?” 老师愣了一下,看老师愣住了,完了,我更不好意思了,其实说的时候,我也是试探,也还没有下定决心,一定要去,心想老师要是不愿意的话,就算了,那么远,又不安全,我一个女孩。。。 心理的鼓还没敲完呢,老师便干净利落脆的回答:“行啊,一起去!”就这样,稀里糊涂,半推半就的,我就跟老师一家一起去了印度。 再后来,老师有了自己的瑜伽馆,我也沉迷于练习,虽然也很喜欢之前的工作,但是想要专心于瑜伽这一件事,便向老师请教,有没有什么建议,或者有没有地方推荐,我想教课。老师犹豫了一下,开口说:“我可以雇你,你来帮我上课吧。” 又是一个云里雾里的嘎嘣利落脆,我就开始了瑜伽教学之路。 现在,老师的头发长了,我的头发短了,老师依旧在教室里帮助大家练习,而我却要开启人生的另一个篇章了。今天,是我在馆里练习的最后一天,最近两年忙忙碌碌的,工作越来越多,总来馆里上课,却没有怎么来练习了。以前在小教室练习的时候,屋里零零散散的几个人,现在在大教室里,却满满当当的,站满了渴望练习的人。虽然这么多人在一起,但是只有老师走来走去的脚步声,和大家练习时呼吸的声音,教室里好安静,窗外楼下熙熙攘攘的商业街,好像与这些关注自己练习的人相隔十万八千里。 喜心,不是在一起的时候,有多欢喜,有多欢乐,而是在要离开的时候,不愿让它离开。在离开之时,生出的不舍之情,回忆出的欢喜之心,才知自己原来对这里有多么的热爱。生活总是出其不意,在每个转角的不经意间,原来都有老师的指点。恍然大悟,润物无声的不止是在练习当中的成长,还有老师在前方默默点起的灯。 记得有次阴雨天,拿着瑜伽垫,骑着自行车,跨海过桥,赶着去练习,下坡路太急,一阵风吹来,帽子被吹飞了,一个没掌握好平衡,连滚带爬,连人带车一起从桥上咕噜到了桥下,大腿摔得青一块,紫一块。但是,当我一瘸一拐的走进教室,看到老师在那冲我微微一笑,看见大家都在专注的练习,我也若无其事的站在大家中间。当我抬起手来,深呼吸开始练习的那个瞬间,好像疼痛一下就不在了。记忆里,那一天的练习跟每天的练习一样,没有什么不同。 今天也是个阴雨天,我还是那个我,背着垫子,骑着车,可是今天的我,走在了回家的路上。一路上没有那天火急火燎,赶着去教室练习的心情,没有摔倒后,顾不上揉两下大腿就往教室里跑的冲动。今天的我,溜溜哒哒的骑着车,吹着风,迎着身边走过的树木与大海,载着满满的感谢,希望与幸福。明天早上,老师依旧会站在教室里,迎着日出,指导大家练习,而我也会早早起床,站在垫子上做我应该做的功课。那一缕照耀在老师身上,又映在我身上的阳光,就是这些年,我与老师最大的收获。

不要为了练习,而练习

前些天有个学生向我提问,其实类似的问题也一直都有同学在问:     其他运动的练习与瑜伽练习有冲突么,可以练么?     觉得这个问题不错,也跟大家做个分享。       我个人觉得当然可以,完全ok。      二十一世纪的生活,丰富多彩,现在社会的练习和以前的练习不同,大家兴趣爱好广泛是件好事。     当然可以去爬山,游泳,打球,这些跟练瑜伽都不冲突。但是,习练者们请做好心理准备,做完这些运动,娱乐以后回来的练习,有可能腿会酸,手会酸,有可能身体会僵硬。这都很正常,可以做简单练习,缓和几天,也可以咬咬牙,坚持练习,或许过几天状态就好了,根据个人情况,酌情处理。     但是有一点,想要提醒大家的是,通过瑜伽练习来帮助提高其他体育项目,是有效果的。比如,有很多拳击选手,柔术的选手,运动员,游泳健将等等,都在练瑜伽,体式练习,呼吸法,身心合一,精神专注,这些对其他运动都很有帮助。但是,相反,如果想要通过其他的练习,来提高瑜伽,好像没什么效果。比如,有些同学,觉得某个体式做的吃力,可能是腿没力量,手没力量,去健身房举铁,或者哪个动作暂时做不了,单独反复不停的练习单个动作,试过的都知道,练完以后,第二天更完蛋,体式依然做不了,反而很累,肌肉酸痛,影响正常练习,还有可能因为练习过量,过度而受伤。 瑜伽本身就是个练习,练就练,练瑜伽就练瑜伽,不要为了练习而做另一个练习。比如,为了练习的时候身体柔韧好一些,练习开始以前,提前压腿伸筋,为了某个体式能做到位,在序列练习中停下来,抱着轮子,倚着墙,伸一伸,拉一拉,再回来接着练习。又或者在练习之前,先把这个动作来几遍,像演出一样彩彩排,心理有个底再开始,本来完成序列都已经做完了,理应结束练习,好好休息,可是心里好像不甘,还得再重复反复多练几遍新动作;或者觉得刚才好像有个动作没做好,得再来两遍,才能踏实下来,等等。为了练习而做练习。其实这些都没有必要,也不是阿斯汤加瑜伽的练习方法。     如果为了练习,还要再做一个练习,来让这个练习‘完美’那为什么还要练呢,直接伸两下岂不是不更好,省时又省力。阿斯汤加瑜伽的练习,要把体式放到序列当中练习,这是阿汤练习的方式,这是规定,就像想要上路开车,就要遵守交通法规一样,闯红灯,乱停车,轻则被扣分,罚款,重则要出交通事故。交通法规的制定,不是某个警察,某个交警的个人规定,是在路上开的车多了,交通事故多了以后,为了避免事故发生而制定的规定,这是集体智慧。阿斯汤加瑜伽的练习也是如此,vinyasa 串联很重要,连贯性与流动性远比某个动作能不能完成,可不可以做更重要,体式练习要耐心,一个一个的学,一个一个的练,前面的动作会了,才会进入下一个动作的练习,当天的练习结束以后,就不要在想了,结束序列做完,该结束的时候要结束,好好休息,第二天该练的时候,全神贯注,认真练习。这不是某个老师的规定,而是经过无数习练者验证过的经验总结,是练习传统,是圣贤们的教导。不遵守规定,幸运的会被老师提醒,倒霉的会出‘人身事故’。 自己和瑜伽是个关系,这和选择伴侣是一样的。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过的人生,有些人享受独身的生活,有些人喜欢有伴侣的陪伴,或者步入婚姻殿堂,或者只是生活在一起,这都是个人选择,没有好坏之分。但是,如果你选择的是,有个伴侣,步入婚姻殿堂,那么为了这段关系,就要履行职责和义务。虽然美女帅哥满大街都是,但是为了和伴侣的这段关系,就要忠诚,不能随便和别人约会;虽然自己也想要更多的空间,更多的时间,但是为了这段关系,要共同抚养孩子,牺牲自己的私人空间,要做家务,互相关爱,相互照顾,等等。自己的自由,有些时候只满足自己的想法就够了,但是,如果想要的是,限于你和伴侣两人之间的自由,那么这个自由就是有约定的,不是按照自己的想法,自己想做事的方法实行的。道理大家都懂,可一到练习上就晕菜了。       瑜伽练习也应如此,想要处理好这段关系,就要履行职责和义务。如果你选择的是一条阿斯汤加瑜伽练习的道路,不是别的练习,那么就要遵循传统,就要一条路走到底,不要左顾右看。虽然喜欢看电影,想追连续剧,但是为了早上的练习,要克制,要早睡,要早起。虽然蛋糕,披萨很好吃,但是为了第二天的练习,要控制,晚饭要早吃或者少吃,要控制饮食,改正不良习惯。虽然倒立,弯腰的动作很炫,但是要遵守纪律,没有拿到的体式,不要乱试,学会满足,把有的体式练好,把心安放好,等等等等,这些都是你和练习之间,想要保持良好关系的约定。      一个聪明且理智的习练者,会做一些对体式有帮助的练习和学习,比如打坐,冥想,唱诵,呼吸法,理论学习,这些都是通往瑜伽的道路,瑜伽追求的是身心合一,这些练习会帮助我们把活跃的思想,成千上万的想法安顿好。这是瑜伽的练习与修行,要时刻提醒和审视自己,我的练习是在满足自己的ego,还是在追寻圣贤们的脚步,是在做自己认为过瘾和正确的练习,还是听从老师的教导。我们都是凡人,生活的压力,诱惑太大,有时走偏,很正常,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方向不对,最重要,停下来,静一静,找准方向,再出发就好了。就像你喜欢吃的食物,不一定有营养,吃多了有可能得病,摆盘好看的菜,不一定是大餐和主菜;喜欢的爱好,像有些人酗酒,抽烟,赌博一样,是你想做的,喜欢的,让你高兴的,但不一定对你本身有好处,一个道理。练习是为了补充营养,与瑜伽越走越近,控制心的波动,瑜伽是不断认识和净化自己过程,而不只是管饱、高兴、炫丽、满足自己、完成就行。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技文明发达的现代社会,有各种各样的课程,工作坊,名师培训,数不胜数。当然可以参加,而且有些课程也确实不错,我也很鼓励大家多学习,但是作为一名老师,我想要提醒学生们的是,这些课程当然好,但是再好的课程,也和日常练习无可比拟,再好的课程,也没有每日的稳定练习,对自己本身实在的提高,来的重要。不要因为这些附加的课程,影响和耽误应该做的日常练习,不要被那些绚丽的课程,冲昏了头脑,厉害的是别人,不是你自己。要在外界,和自己内心的诱惑当中,做一个清醒且理智的习练者。     跑步本身不会影响练习,练的多练的少,都是练习,想去不去,又踏实不下来,好好练最累。 练习本身不辛苦,想修行,却没有遵循传统,做该做的练习,管好自己的心,最辛苦。每个人的选择不同,可以在瑜伽兴趣爱好者的路上,自由一些,原意接受调整练习,简单练习的朋友,想去爬山,就大胆的去爬吧,想去游泳,就放开了去游吧,不要考虑太多。想把瑜伽当做个人修行,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的朋友,遵守戒律,严格要求,也可以很自由的追求。洒脱一点,练瑜伽,就练瑜伽,不要为了练习,而练,也不要为了练,而练习。练习,就练习,不要想太多。     修行也罢,兴趣也好,    请享受练习本身带来的快乐。

思量个不思量底

昨天晚上的「禅与坐禅」無方老师与我们一起分享了这样一句禅语: “非思量” “非思量”指超越思量与不思量,出自于中国的一则公案:     師座次、有僧問、兀兀地思量什麼、師日、思量箇不思量底、僧曰、不思量底如何思量、師曰、非思量。     这则公案翻译成现代文,是说,禅师在坐禅的时候,有一小僧问:“您像山一样坐在那,在思考什么?”师傅答道:“在思考一个不思考的” 小僧说:“不思考是如何思考” 禅师答道:“这不是思考出来的”。     道元禅师的《普观坐禅仪》写于他28岁刚从中国留学归来之时,在介绍完坐禅的姿势,要点之后,道元禅师写道 “身相既定。気息亦調。念起即覚。 覚之即失。久久亡縁。自成一片。 此坐禅之要術也。謂坐禅則大安楽法門也。 ” 没有提到 “非思量”,而是给坐禅的朋友们提出了一个方法,在身体安定,气息调和之后,会意识到念头升起,当你意识到有个念头升起的时候,就让这个念头消失,不要追逐,久而久之,总是这样,就会自然而然与当下合一,这是坐禅的要诀法门。但是在道元禅师晚年,给文章做修订的时候却加上了“非思量”的内容。 禅师写道: “身相既調、欠氣一息、左右搖振。兀兀坐定、思量箇不思量底。不思量底、如何思量、非思量、此乃坐禪之要術也。”     当身体协调,长吐一口气,吐干净,身体可左右摇动扶摆,然后像山一样坐定,思考不要思考。以不思考为底,怎么思考,就是不思考。这是坐禅的要诀法门。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修订呢?無方老师说,或许道元禅师对禅修有了更深的认识,更高的境界。那个之前介绍的方法,坐禅之时,意识到有念头升起,再让念头消失,不要追逐,久而久之会走进另一个有意的意识到念头升起,再让念头消失的“游戏”。思考不要思考,也是思考。理应不思考,不思考才是坐禅的要诀法门。  “非思量”就像是天空,天空不会被飘来的几片云所影响,不会想怎样让云飘走,云来了,就来了,云走了,就走了,风来了,就来了,风走了,就走了。云在时,天空是天空,风起时,天空还是天空。     想想瑜伽的修行之路,岂不也是如此,练习不应受 “体式” 的影响,不应受客观条件的影响,简单的体式,有难度的体式,时间长的练习,时间短的练习,都是练习,都不会影响瑜伽的修行之路。时间短,就做个简短的练习,身体受局限,就做身体局限的练习。体式能做的时候,自然就会了,过多的思考,或者逃避,完美不是你认为完美,就完美了,也不是完美了,就完美。寻找练习的“窍门”,或者放任自流,都不是正确之法。况且,所谓瑜伽,不是想出来的,说出来的,而是做出来的。瑜伽是8支的瑜伽,不是某个瑜伽,不是谁的瑜伽。练习不是今天练,明天不练,周一练,周二不练,有时间练,没时间就不练。瑜伽是瑜伽,瑜伽是日常的练习,是不断的净化和认识自己,是要一直在练习的路上,不踌躇,不执着,不犹豫,不顾虑,往前走。 思量个不思量底。 非思量。

安泰寺 接心

这是我第五次来安泰寺,第三次参加接心了。接心又叫摄心,即连续几日不间断静默坐禅,令心不散乱。以前的接心,很严格,有些寺庙,从凌晨三点开始,到午夜12点才结束,仅有的三个小时休息时间,也不能离开自己的位置,只是坐着眯一小会儿,连续七天不间断。现在的接心虽然没有二三十年前那么严格了,但也不简单。根据禅寺的不同,也略有不同,我所拜访的安泰寺,除了一年当中最热和最冷的两个月,每个月的月初是连续5日的接心。每年的11月向社会公开,想体验接心的禅修大众们可报名参加。安泰寺的接心,是从凌晨4点到晚上9点,每日15个小时。每5个小时为一组,每一轮坐禅45分钟,经行1(即在行进中修禅定)15分钟,每日两餐,5日禁语。 安泰寺四面环山,在山沟沟的最里边,里边到,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地方。每次我们都是先坐电车,再换成公交车,再由寺里的师傅开车到山下接我们一起进山,这次由于各种原因,没能像往年那样,从开始的第一天就参加,只参加了最后的两天,所以寺里的人不方便来山下接,我们也不想打扰到别人的修行,所以这次决定和我先生两人一起开车去。     日本是个狭长的国家,我家住在靠近太平洋这一端的一个小岛上,为了可以赶上当天的第二组坐禅,凌晨4点半,天还没亮,就出发了。早上很冷,雾也很大,虽然出发的时候,有些不安,但是越走天越亮,迎着日出,看着云海,越走心越开阔。一路上跨过高山,越过河流,欣赏着沿途的美景,不知不觉三个小时就“横跨”日本,来到了久斗山脚下。     山路,很窄,窄到大一点的车都开不上去,将将够一辆车的宽度,开车的时候,稍微一走神,就可能跌落山谷,要很有耐心,不赶快开,原来修行,从踏上山的第一步就开始了。 顺着蜿蜒曲折的小路,七扭八拐的一路前行。掠过身旁的树越来越高,涓涓的泉水,伴着清脆的鸟叫声从身边趟过。直到看到了那一排排好似走向天边的高台阶,就知道我们到了。一开车门,清新扑鼻,空气太好了,久违的新鲜的滋味。 大家都在本堂打坐,只有两位云水的弟子在厨房为大家准备早餐,好似这深山老林的禅寺与世隔绝,全世界只剩下了这一掠香烟袅袅,静的出奇。     跟惠光住持打了招呼,安顿下来才早上8点钟,看看时间,还可以赶上第一组的最后一轮坐禅。于是,简单洗漱了一下,就三步并作两步,进了本堂。外面淅淅沥沥还在下着小雨,大家刚好结束了经行,准备入坐。记得去年由于疫情的原因,参加接心的朋友才有六位,而且除了我们以外全都是在日居住的本国人,这次则不然,满席,而且多半是从国外专程赶来参加的外国友人。日本的禅寺分临济宗和曹洞宗,临济宗的打坐方式是大家面对而坐,曹洞宗则相反,大家背对背,面墙而坐,这次我和先生的位置在道场的东西两侧,面对佛堂的位置。 我们总是在抱怨,这个世界太吵了,每天都忙忙碌碌,自己安静不下来,可是当世界真的安静下来,没有车水马龙的声音,没有电视,手机的画面,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对话,没有人跟你交流,只剩下,自己面对自己的时候,才发现,其实,世界依旧很吵。自己的头脑和内心,还是如此的躁动,虽然身体已经坐下不动了,但是心里,还在不停的和自己对话,昨天的事情,前天的事情,明天要做的事情,一会儿要做的事情,一幕接着一幕,走马灯似的在大脑中浮现。关注到此刻当下的呼吸,认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安静了,心里也应该一起安静了下来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      随着一轮又一轮的坐禅和经行,自己也在一轮又一轮的被打散,重组,再打散,再重组,有的时候觉得身心疲惫,好像就快坚持不下去了,为什么要跋山涉水,来到这深山老林,跟一群不认识的人吃这个苦,有的时候又好像自己半梦半醒,一身轻松,畅游于九霄云外,自由自在。终于,不知道从哪个时刻开始,身体和心理终于安静了下来,合二为一,仿佛自己和周围的物体一样,陈列在这,只是静静地呆在这,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,叽叽喳喳的鸟叫,飒飒的风吹过树叶,自己也好像融入了这自然的能量当中,流动了起来,身未动,却“身似浮萍飘四方”。 5日接心结束以前,無方老师赶到了。無方老师虽然总是很谦虚的称我为朋友,但是我自己特别的清楚,他是老师,是引导我禅修,不可多得的老师。他是安泰寺的前任住持,在这方圆百里,无人烟的地方,就任18年。出版过日语,英语,德语有关禅修的书籍30余部,很有修为和建树。老师来了,自然要和大家一起聊一聊,开开会,提提问,解解惑。    于是在临走前的最后一个早上,老师和我们这些一起接心的半吊子们喝着咖啡,晒着太阳,在寺前的百年老树下,坐了下来。 老师说,曾经有个人,在安泰寺修行了7年,而后又在其他的寺庙云水,夸奖在其他寺庙,僧人对坐禅的讲解如何细致,对怎样理解佛法教导的如何深入浅出,短短的一年时光,收获良多,而在安泰寺的7年,除了吃饭,睡觉,坐禅,农活,什么也没有学到。也有些背包旅客,在安泰寺短暂停留几周,又到去其他寺庙探访,走遍泰国,印度,中国,日本,全世界环游,在喝茶的闲余,与住持攀谈,给寺庙提意见,你们的这些地方应该改进改进,那些地方也不如那些寺庙好,它们的那些寺庙是那个样子的,等等等等。     安泰寺是学习“只管打坐“道远禅师的曹洞宗禅寺,只有每年11月底到3月初,大雪封山的时候,才坐下来,学习经文,阅读经典,其他的时候都很忙碌。除每日早晚各两小时坐禅以外,其他的时间,要么在田里干活,要么在处理杂事,也就是说,大概每年总计坐禅时间1800小时,农作及其他的杂活时间900小时,是个2比1的比重。学习如何播种,除草,耕田,丰收,也很重要。        無方老师说,禅修的研习,不应该是小学生似的教学和学习,今天学了这个字,这个字要写100遍,明天学了那个公式,那个公式要背下来,要有作业,写作业,交作业,要考试,要有分数,要有合格线。而禅修,特别是在安泰寺的禅修,更像是研究生,博士生的学习,学校只会告诉你,这里是图书馆,那里是食堂,寝室,这位是你的导师,想学什么课程,自己选,毕业的时候,要自己开题,交论文。 这1800小时和900小时就是实践实习的时间,每日和老师们同吃同住,一同下地干农活,一起参禅打坐,不就是在学习么,有无数的机会翻翻书,查资料,向老师提问,可是有些人当时并没有,过后抱怨。就像那些当时提出各种各样建议的人一样,在寺里的当下,没有好好体验安泰寺的生活,一直在不停的比较,与其他寺院的好坏,过后又在Facebook上加入什么“ I was in Antaiji.”的group,上传照片,感慨自己当年来过这里,回忆当初是如何如何的“美好”。     想想自己,我们何尝又不是这样呢。我们有没有只是在练习的庇护下躲避,逃避现实呢,是自己真的很想练习,还是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有时间的时候,就娱乐一下。在每日练习的当下,有没有真正的关注到自己,还是在向外寻求呢。瑜伽练习,就像是寻找水源,要在一个地方,不断的深掘,要一条路走到底,遇到一块石头,一个障碍,就停下来,或者绕过去,到这个地方凿两下,那个地方挖两下,听说有位老师好像很厉害,看到那些同学好像很时髦,就撒了欢的追过去,忘了眼下,自己应该完成的练习,忘了今天应该做的事情,四处乱窜,身体上稳定不下来,练习怎么能稳定下来,更谈不上什么心里上的安静。这样的修行,怎么可能找到水源的呢。     作为一位教授迈索尔课程的老师,一位分享阿斯汤加瑜伽练习的习练者,在每天不断帮助学生练习,攻克难关,迂回前进的同时,也要一同承载大家在练习路上,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与忧愁,这是每位老师的修行。虽然在寺里和在家里一样,也是同样的面壁席地而坐,虽然,在同一个空间里,每个人,眼皮都不抬的在做着自己的练习,相互之间好似没有交流,但是大家不就是为了,可以聚到一起而来到这里的么,这种聚在一起而产生的无声的力量,是自己独自一人练习所不能比拟的,至少这么艰难的接心,自己一个人,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     有的时候,我也在想,坐禅,禅修,想坐的时候,坐下来不就好了么,为什么坐禅还需要老师,还要有坐禅会。随着自己练习不断的深入,不断的尝试以后,我才明白,原来坐禅和瑜伽练习是一样的,修行是一条路,而我们都是凡人,总有觉得辛苦,想要偷懒的时候,或者自己认为自己很努力,可事实上,只是在满足自己的ego(自满自大),没有在真正的练习。在你想要偷懒,练习停滞不前的时候,有个人在一边推着你前进,告诉你,要打起精神,要再加把劲,在你忘乎所以,蒙着眼睛一条道走到黑的时候,有个人提醒你,要停一停,不要走偏,不要盲目。我想,老师就是这样一个存在。    很感谢有这样的一个平台,能每年在年底的时候,有机会给自己按个重启键,提醒自己,要保持初学者心态,在练习的路上,自己永远是个初学者,不要忘记来时的初心。

太阳礼拜B Vinyasa 串联计数 Sūrya Namaskāra B

(优酷自频道链接) 太阳礼拜B  Sūrya Namaskāra B凝视点 肚脐 Nābhou Dṛṣṭi Sūrya: 太阳Namaskāra: 问候,行礼 一共17个 Vinyāsa, 第14个 Vinyāsa 为稳定体式的5个呼吸 Samasthitiḥ (山式),吐气 Ekam 1: 吸气,屈膝抬手(两侧或体前均可)合掌,抬头看手的大拇指 Dve 2: 吐气,低头前屈,腿伸直,鼻尖碰膝盖,看鼻尖 Trīṇi 3: 吸气,抬头 Catvāri 4: 吐气,向后跳至 Caturaṅga Daṇḍāsana (四肢支撑式 ) Pañca 5: 吸气,Ūrdhva Mukha Śvānāsana(上犬式) ṣaṭ 6: 吐气, Adho Mukha Śvānāsana (下犬式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Sapta 7: 吸气, 右脚向前迈步,抬手合掌 Vīrabhadrāsana A(战士第一式) Aṣṭau 8: 吐气, Caturaṅga Daṇḍāsana (四肢支撑式) Nava 9: 吸气,Ūrdhva Mukha Śvānāsana(上犬式) Daśa 10:吐气,Continue reading “太阳礼拜B Vinyasa 串联计数 Sūrya Namaskāra B”

太阳礼拜A  串联计数 Sūrya Namaskāra A

(优酷自频道链接) 太阳礼拜A  Sūrya Namaskāra A凝视点 肚脐 Nābhou Dṛṣṭi Sūrya: 太阳Namaskāra: 问候,行礼 一共9个 Vinyāsa, 第6个 Vinyāsa 为稳定体式的5个呼吸 Samasthitiḥ (山式),吐气 Ekam 1: 吸气,抬手(两侧或体前均可)合掌,抬头看手的大拇指Dve 2: 吐气,低头前屈,鼻尖碰膝盖,看鼻尖Trini 3: 吸气,抬头Catvari 4: 吐气,向后撤步或跳至 Caturaṅga Daṇḍāsana (四肢支撑式 )Panca 5: 吸气,Ūrdhva Mukha Śvānāsana(上犬式)Sat 6: 吐气, Adho Mukha Śvānāsana (下犬式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保持5个深呼吸Sapta 7: 吸气, 向前迈步或跳至手旁Astau 8: 吐气, 低头前屈,鼻尖碰膝盖Nava 9: 吸气,起身抬手合掌。 吐气, Samasthitiḥ (山式) 传统的阿斯汤加瑜伽练习,是以唱诵和太阳礼拜开始,唱诵和太阳礼拜结束的。所以,做为一天练习的开始,太阳礼拜即表达崇敬之情,同时也是身体的准备活动,更是所有体式练习, vinyāsa(串联)Continue reading “太阳礼拜A  串联计数 Sūrya Namaskāra A”